90后用民宿做新型乡村公益:让远游的村民回到家乡

既没有网红背书,周边也没有知名景点、招牌美食,寻常村口开家民宿,后疫情时期,这样的生意能活下去吗?

在浙江德清县三林村,90后小伙章雷不远千里地从山东跑来,开了这样一所乡建民宿。不但第一年就收回了投资,还吸引村民在旁边开起了村里第一家咖啡馆、酒吧和游泳池,今年8月每个周末都是满房。

章雷在大学读的是经济管理专业,在同学们都热衷去银行或事业单位工作时,他却执意要做乡村研究。从2010年起,章雷就跟着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,在全国范围走乡访村,乡村公益工龄已有10年。到德清做项目的时候,刚好太太怀孕了,章雷就索性留了下来,把自己变成了村里人。

乡村工作的这段时间章雷发现,城市居民对乡村的向往,与乡村居民的真实生活往往相去甚远。城市化的冲击、信息化的发展,让村民对于千百年来的农耕文化越来越不自信。家乡在很多年轻人眼里,变成了那个回不去的地方。

以三林村为例,这里离杭州只有45分钟车程,原本是最典型的江南水乡,小桥、湿地、上万只白鹭共同构成了江南乡村该有的样子。随着城市化进展,这里变得跟大部分农村一样,年轻人生活在城市,留下的都是老人,村里不少地也变成了工业厂房。

章雷所在的乡建团队,既有大学教授,也有景观规划师、公益人士。几番探讨思量后,成员们达成共识,以村集体合股的方式办民宿。三林村白鹭栖息地的傍边的废弃厂房,经过改造,就成了现在的大湖原舍。这也是德清东部第一家民宿。

(民宿改造前是一个废弃厂房)

(改造后的乡建民宿大湖原舍)

“开民宿的过程,对于乡建认知是又一轮的修正。乡村建设提升商业技能并不难,难的是获得当地居民的文化认同。”章雷说。

为此,章雷开始说服村民参与共建。先是由村集体入股40%,后来又在民宿旁边开了创客空间,给村民培训创业技能;之后还开起了乡间课堂,让村里的孩子们在课堂上免费学习诗词音乐和历史,任教的不少是省里知名的专家讲师桑梓返乡。

渐渐地,村民们发现这里确实能给他们带来好处,不但很多“村花”、“村草“愿意回到村里来创业,老一辈村民提到自己家乡也是一脸骄傲:“咖啡厅有什么稀奇,我们村口就有。”

目前章雷团队有9个人常驻打理民宿,其中7位都是当地村民。咖啡和餐厅的经营者都是以前在工厂纺纱的工人。

(原本在纺纱厂工作的姑娘回到村里在民宿边开起咖啡馆)

在设计民宿的时候,除了注重房间的舒适度,章雷特别强调走出民宿,走进这里的自然和乡村,在乡村沉浸体验江南的农耕文化。和民宿紧挨着的,还有一个章雷和村集体的乡建项目三林村万鸟园景区。游客既可以住宿,还可以体验手作扎染、蚕茧画、手作灯笼,抓鱼钓虾、水乡游船、帐篷露营、观鸟捕虫等自然教育活动,特别适合亲子家庭和中小学户外课堂。

(民宿与万只白鹭栖息地和谐共处)

民宿在飞猪平台上第一年,生意还不错。结合乡村共建、村民共享的经营模式成本低,住宿部分当年就实现了盈亏平衡。然而,计划赶不上变化,开业刚一年的民宿碰上了新冠肺炎疫情。

整个春节,颗粒无收,章雷原本担心民宿今年会熬不下去。没想到4月份刚过,周边城市的亲子游订单迅速增加,主要是上海、杭州、江苏的客人,公司团建订单也多了起来,8月周末的客房几乎提前一个月就被订满了。

为了吸引更多年轻人来,章雷还专门找来一位95后小姑娘负责直播和短视频。前不久他又开起飞猪直播,他并不追求直播中能直接带来多少订单转化,而是更希望积累粉丝和口碑。

“如果按照传统的OTA预订方式,游客先搜索的都是旅游目的地或者热门商圈,我们这样不在景区附近的民宿很少能被关注到。但直播创造了新的沟通方式。飞猪平台上年轻人多,我们先交个朋友,用直播带大家到村里走一走。”章雷说。

与几年前相比,民宿行业竞争更激烈,利润也在下降。不少人也劝章雷,不如趁年轻干点更赚钱的生意。但章雷打定主意要在乡村干下去,做了10年的乡村公益,民宿更像章雷在而立之年给自己的一份礼物。“当你看到村民们从没喝过咖啡,到可以自己做手冲咖啡,还能靠经营咖啡馆和民宿赚钱,是很开心的事。”

——“90后开民宿有什么优势吗?”

——“优势谈不上,看国漫、打游戏我都干,但我也看温铁军的乡村理论、看韩寒的小说。我没想那么多情怀,喜欢什么就干什么,我们90后都这样。”章雷说。

责编:张阳、张靖雯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quotesgem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